咕咕咕

史上最会咕咕咕的写手

在相中的世界里,我就是王者

摸摸约约!仍旧是等电脑好了,再转成电子版

咱争取等板子来了把它变成电子稿「随缘上色」

激情摸鱼
izuku的手手微微颤抖

激情摸鱼
夏天了!来和雷总一起打球吧!
私心短裤!黑背心!篮球少年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宝石宠物,但是我个人很喜欢里面一个叫雷昂的男生的披风哈哈哈私心给小天使穿上!

恐怖如斯,B站主播的粉丝群崩坏了。我不是给主播招黑!我是希望他能看见,好好警告一下他的这位脑残粉!不然给自己招黑啊!急支糖浆我支持你!请速处理

没有

悄悄腿一下,脑洞堵塞了抱歉嘤嘤嘤。我一定毕业典礼完就写嘤嘤嘤

【胜出】醉酒「双向暗恋」②

谢谢各位天使给点的小心心!吧唧一口(˶‾᷄⁻̫‾᷅˵)

大概还有一篇完结

还有还有链接怎么弄如果可以希望大家教教我呗

因为想下一篇开微车

再次衷心感谢每个阅读的人

第二天
啊,头好痛。我这是在哪里?爆豪胜已睁开眼看见医院的日光灯还暗着,下一秒就注意到了手上的重量。侧身一看是绿谷出久正抱着自己的手臂,爆豪胜已正要发作之际。绿谷出久小动物般不满的蹭了蹭他的手臂稍稍收手后继续沉沉的睡去了。
爆豪胜已的脸一下子红透了,连耳朵尖都带有一点微妙的红晕,他僵硬的又躺下了可心中的那份悸动感使睡意完全消散了爆豪胜已就这样一直从凌晨四点躺到了早上七点。
---(•̀ω•́)✧谢谢大家喜欢我是分割线君-----
太阳初升的微光透进医院锃亮的玻璃,绿谷出久睁开眼发现身边躺着一个天使,金色的发丝,安静的面庞,刀刻的眉宇。关键是自己的手还缠在对方手上,太尴尬啦啊啊啊啊!绿谷出久手忙脚乱的把手放下,看见对方没什么反应不由把目光又放在对方身上感慨到:“咔酱果然很好看呢~”“吵死了,有时间感慨不如继续睡。”
“诶?!咔酱你醒了么?抱歉!”爆豪胜已再次把人揽进怀里,对方挣扎了几下后安静了,像是怕被人丢下的小兽一般,绿谷出久憋了憋嘴嘟囔了一声:“咔酱不会听见了吧”却没发现,一抹红晕又悄悄爬上来爆豪胜已的脸上。
从小从别人的口中爆豪胜已就知道自己的长相还算过得去,但是他是第一次这么庆幸并感谢自家老太婆把自己生的这么好。 在不知不觉中两人一起在相拥的姿势里陷入梦境。
“出久君,我们来看……你了”“你了”二字生生卡在了A班众人的喉咙里。谁来解释一下为什么爆豪在这里,还和绿谷出久躺在一起啊????
这下两人都完全清醒了。“抱……抱……抱歉!咔酱!你昨天醉倒在这儿了!所以我擅自……”
而爆豪胜已只是一言不发的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后走了出去,场面静默了几分钟后,在确认了爆豪胜已离开了以后同学们把绿谷出久围了起来。“绿谷,到底出什么事了?”单纯的绿谷当然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众人。绿谷讲完看见了同学们微妙的表情。“怎……怎么了?”绿谷有些慌张。丽日御茶子认真的对绿谷出久说:“deku酱,你接下一定要认真听完我们的猜测。”“哦……好啊呵呵。”“我们初步怀疑爆豪同学喜欢你!”“诶???!”
“骗人的吧,咔酱这么优秀怎么可能喜欢我呵呵。”“不是,听我们说完”饭田一本正经的插言到“从开学我就觉得为什么爆豪同学对你有如此强烈的敌意,原来不是的他只是想守护你的这份心情因为他本人的执念等原因化作了不允许你超越自己的暴躁,其实大概是怕你不再需要他了吧!”绿谷出久觉得自己的人生观在几分钟里完全改变了。“咔酱他喜欢我?”这个念头塞满了他的脑子。
-----你们的分割线君又粗现啦(✪ω✪)----
另一边附近的小巷里“这个可恶的废久居然一点也没察觉我对他的感情么……”不行,今天晚上一定要给他好看。小巷里的暗影混合在爆豪胜已的脸上他的表情看不出是悲伤或是愤怒还是别的什么。
夜总是很快就放下幕布,出久一人坐在病房中望向窗外玻璃上映着他的脸。好想见到咔酱试试看向他传达他的心意,门突然开了。“咔……”“怎么了绿谷出久哪里不舒服么?哪里不舒服吗?”“没事医生嘿嘿嘿”“你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注意安全”“好的医生谢谢您。”“原来不是咔酱啊……”
TBC


【胜出】醉酒「双向暗恋」

那个那个。其实是一个辣鸡画手第一次写胜出
细节可能不是很好
ooc有
谢谢点进来的每个人啊啊啊啊都是小天使

“你是笨蛋吗?我明明比你强这么多,需要你来自废一条手臂来保护我?想要我说谢谢?不可能!记住了废久!我比你强!”爆豪胜已吼道。碰的一声,病房的门被关上了。独留绿发少年待在病房里。“咔酱,还是这么有自尊心呢……明明肯定躲不开了,我不需要你的谢谢啊,只不过能多为你分担一些也好啊。”绿谷出久如是想,表情落寞的像是一个被人抛弃的玩偶。一道人影从病房门边闪过,步履匆匆
-----ο(=•ω<=)ρ⌒☆----劳资是分割线--
不远处的废墟里传来爆裂声,“为什么我要控制不住的想废久啊!明明,明明。是他不自量力,我才是最强的啊!为什么看到他这种落寞的表情,我的心会这么痛……可恶的废久,对我做了什么!”爆豪胜已的双手迸发着火焰,眼神宛如陷入了绝境的饿狼,忙乱却让不肯承认某种隐藏的事实。
烦闷至极的爆豪胜已,运用能力去便利店抢劫了一箱啤酒,并且扔下两倍的钱逃之夭夭了。咕咚,咕咚。在仰头灌下几大口以后烦闷依然没有消解。向来性子烈的爆豪胜已像是不服输一般又猛灌下了几瓶,一路踉踉跄跄的来到医院里,熟练的来到了绿谷出久的病房。
--------大家好劳资是分割线(✺ω✺)------
房门突然的推开吓了绿谷出久一跳,但在确定了来人的身份后,绿谷出久一下子松了口气,“原来是咔酱啊,吓了我一大跳呢。有什么事吗?”绿谷出久微笑着问,却没发现来人的不对劲。爆豪胜已意外的沉默了缓缓的向绿谷出久的病床走去,并因支撑不住而坐到了病床的一角上,用不符合他性格的语调小声的问到:“喂,出久你到底对我干了什么?”“诶?!我又做错什么了吗?咔酱对不起。”“才不是,你这白痴。明明是我错了啊!明明你为我受伤了啊。我却,我却。我不值得的啊!”“才不是呢!咔酱明明是很温柔的人,从小时候就一直照顾我。虽然方式不同但是我是能感受到的啊!”看着对方傻乎乎的勉强支起一只手臂的样子,爆豪胜已一下子把绿谷出久揽入怀中,绿谷出久看不到对方的表情,慌乱的问:“咔酱你怎么了?呜哇好浓的酒味。你喝酒了?要不要我帮忙喊医生啊?”说着绿谷出久的手指就要按下传呼铃。但手上的动作却被身上的人止住了。“就这样,这样。”爆豪胜已喃喃到脸上充满了罕见的温柔。“嗯。”绿谷出久轻轻抚上对方的背脊,贪婪着爆豪胜已不清醒时对自己的温柔,直接的温柔。绿谷出久突然感受到了身上人的颤抖,担忧的想看清爆豪胜已的脸,却被对方蛮横的用手臂圈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要成为英雄。”对方的声音带着一些极力遏制的颤抖。“当然是想成为欧尔麦特那样的能帮助别人的人啊,怎么了?”“明明,明明……你应该一直待在我背后被我保护才对啊!我可以顺带保护你想保护的人啊”听着对方因醉酒幼稚的话语,绿谷出久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那个与爆豪胜已亲密无间,用能和小胜并肩作战的幻想织成的美好回忆。“喂,专心点。本大爷在和你讲话。”啊啊,就算醉了还是有这么一点不可爱。绿谷出久想。“抱歉,咔酱,我走神了能再说一遍吗?”“真是的,我说我并不讨厌你,也不讨厌无个性!我就是讨厌看见你傻乎乎的受伤的样子,你以为本大爷为什么要阻止你当英雄啊,管我屁事啊?没有个性不能想想做些别的啊。比如待在我身后啊。”“诶,原来咔酱一直是这么想的吗?”绿谷出久再一低头,发现爆豪胜已已经睡着了。睡颜平静而不带任何威慑感,让绿谷出久的目光贪恋的扫视了好几次。我倒是有这么想过,却没有这个勇气啊。
我有什么资格站在你身边。
--------又是可爱的我(˶‾᷄⁻̫‾᷅˵)--------------
绿谷出久费力的把爆豪胜已搬上病床然后绿谷出久发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如果咔酱睡在这里的话,那我睡哪儿?
难不成一起睡?想想这种事就害羞啊!绿谷出久觉得自己的脸现在一定红爆了。自己没有什么行动能力,只有完全没有受伤的右臂可以活动,难不成去麻烦护士小姐?不,不行的,这么晚了多麻烦别人。绿谷出久开启了碎碎念模式,这时候爆豪胜已把他抱的更紧了,绿谷一不留神被拽到在床上,头靠上了爆豪胜已的怀里。绿谷出久用一只手臂费力的挣扎着。换来的只是爆豪胜已把他抱的更紧了而已。当绿谷出久试图用响指强行发动技能挣脱时,却听见了自己梦寐已求的一句话:“出久,别走,别离开我。”
没办法,我只能再放纵一次了,哪怕一秒也好我想再感受感受你的呼吸。
TBC

能不能帮个忙

为大佬们提供素材体位的那个cp软件是什么啊